農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,與發達國家相比,我國農業仍存在較大差距.引入先進的農業發展模式,發展現代農業是克服我國當前農業發展瓶頸的根本之途.關于農業眾說紛紜,喜憂參半,在這里梳理一下農業發展的六大邏輯。

第一個邏輯

農業發展的時間邏輯或者是歷史邏輯

全球的農業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不斷地被邊緣化,這個是無可避免的事實。


       中央的一號文件連續發了14個也不可能改變歷史發展趨勢。從農耕社會到工業社會,再到信息社會,農業最早的社會經濟的核心不斷被邊緣化。今天中國農業的GDP只有8%9%,美國只有2%多一點,這是一個不會改變的事實。隨著GDP的發展,在農業和食品在消費中的比例在降低,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。


第二個邏輯

農業發展的空間邏輯

       經濟學家一般告訴大家中國以外的世界農業經濟主要有三種模式,我認為是四種。前面的三類是一樣的,第四個是另外的獨特模式。
      第一個叫規模農業,美國、巴西阿根廷為代表,也包括烏克蘭,大規模和農產品出口為導向;
      第二個叫平衡農業,雖然也有一定規模,但是強調多元化和可持續發展;
      第三種是東南亞和中美洲為代表的特色農業
      第四種是日韓臺為代表的精品農業


       這四種類型又分成兩大類型:前面兩種叫主權農業,后面兩種叫附屬農業。因為所謂的特色農業技術和市場都強烈依賴宗主國,有濃重的殖民地色彩;而所謂的精品農業其主糧要依賴歐美的進口,沒有獨立的生存權
       像中國這種社會制度獨特和人口眾多的國家,不可能走這種附屬農業的道路,所以特色農業精品農業只能作為中國農業經濟形式的補充,而不可能成為主流。中國農業如果不在主權農業這個道路上走出自己的道路,那是沒有前途的。   


第三個邏輯

農業發展的技術邏輯

       各種技術的跨界和融合將取代單一技術進步。農業生產的基礎要素基本上包含種子、土地、栽培、灌溉、化肥、農機、植保等七個要素。中間的種子技術是內在要素,外面的要素可以分為資源要素,技術要素,助力要素和抗逆要素。


      新型要素是什么?主要體現在兩個層面上。第一個是更加微觀的層面,由于分子生物技術出現,基因的功能定位、修飾編輯、轉移融合等從更微觀的層面改變農業的遺傳的規律和發展方向。
      第二個在宏觀的層面上,技術要素之間的組合、內在和外在要素的融合。而不是靠某一項技術進步來獲得農業整體生產效率的提升。這一項技術的發展主要是依賴農業大數據的實踐和應用的發展。

      在講第四個邏輯之前要澄清一組概念,什么叫大農業小農業。包括中央一號文件前年也第一次提到大農業小農業。但對于這個概念許多解讀是不夠正確的。如果認為農林牧副漁主糧大農業,而種植業或經濟作物是小農業的話,這是外延式的解讀,是淺層次的解讀。

      經濟運行的不同的內在規律來解讀:大農業是大宗農產品基于數量上的追求;而小農業則是基于特色的追求。響水大米、五常大米,優質麥等雖然是主糧,但是屬于小農業的運作方式。從表面上看,大農業是數量追求,實際上追求的是產業效率;小農業表面上是特色,實際上是價值。

     現代農業的核心不是產量。中國農業在過去十幾年走入了一個誤區,就是不斷追求高產。在不同的歷史階段,農業生產目標是不一樣的。


       1)從1949年到1990年,是中國農業的“供不應求”階段,在這個階段產量追求是正確的,因為只有生產足夠的糧食才能養活足夠的人口;第一個階段是供不應求,農業生產的目標是數量最大化,這種思維我稱之為“窮人思維”;

       2)在1990年到2000年期間,農業生產進入到“供需平衡”階段;第二個階段是供需平衡,農業的生產目標是多樣性,這種思維我稱之為“小康思維”;

        3)在2000年以后進入到一個“供過于求”的階段。第三個階段是供過于求,農業生產的目標是品質的追求和可持續發展,我稱之為富人思維


        所以我國到現在為止,從去年一號文件才提所謂的供給側改革,實際上是從窮人思維向小康思維過渡的階段。中國現在應該做的是產業的升級和可持續發展,是富人思維。但是因為傳統思維定式作怪,中國農業發展的主導思維到現在為止還遠遠落后于時代。

第四個邏輯

農業發展的“大農業”邏輯

      第四個邏輯是大農業的邏輯,是從產量追求變成為效率和效益追求。


      這張圖搞經濟的人一看就明白,但許多做農業的人理解不了。做農業的人一直要追求產量高,而做經濟的人則想要效益最大化。隨著生產投入的增加,農作物的產量就會增加。但是超出了最佳的投入產出的效益點,再增產意味著投入產出比的下降,是與經濟的規律背道而馳的。

      所以農業作為一個產業,一定是追求效率和效益的最大化,而不是產量的最大化。因為只有這樣才是可持續的。

第五個邏輯

農業發展的小農業邏輯

       第五個是小農業的邏輯,是從特色導向轉變為價值導向。
       從下面一張圖可以看到,以消費者的立場出發,價值去向有四個階段,一是吃飽,二是吃好,三是健康,四是可追溯。
       如果想吃飽花100塊錢,吃好你可能要花150300之間。如果在吃好的基礎上再加上健康的概念,如無污染、綠色、有機,還要再增加,就會變成200500之間。如果在這個基礎上再疊加可追溯的技術的話,則價值大概是在300600之間。

        所以作為一個農業產業的參與者,其未來盈利的增長點,將主要將體現在價值的增加,而不是產量的增長上。

第六個邏輯

農業發展的產業發展邏輯
        最后一個邏輯是產業發展的邏輯。
        即從規模導向轉化為產業化的導向。在這里要明確產業化的定義和實現路徑。產業化實現是需要經過四個階段:一是規模化,二是標準化,三是現代化,四是產業化。規模化是要達成基本的規模效益;然后實現每一個環節的標準化操作,一個是提升效率,二是產品的質量保持一致;做完了標準化以后,才能夠實現現代化,通過現代化技術、設備、管理來提升它的效率;在現代化的基礎上才能夠實現產業化。

       產業化和現代化區別是什么呢?產業化首先是與市場的對接。如果說一個工廠的生產設備很先進,但是生產出來不知道賣給誰,這不叫產業化,這叫現代化。

       產業化的第一個要點是必須與市場對接;第二個是產業鏈條的貫通;第三個是產業價值的提升。這四個階段不可能跨越。
      所以現在中國的農業還在過規模化和標準化的初級階段糾結中,還沒有能實現,現在提什么農業4.0”,要么是不懂,要么是忽悠。現在中國根本就沒有資格談,因為我們連現代化和產業化都沒有做到。農業4.0或工業4.0必須是在產業化基礎上的更高一個層次,是按照消費者的需求進行個性化定制。